人间四月天

李易峰,腐女,吃水仙,瓶邪,黑花,全职,忘羡,鼠猫&猫鼠,he爱好者,不接受be(会哭的😭),不撕逼😊欢迎投喂,比心❤

【ssss扑街贺文】桃花债

意慕沧澜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旧城的城西住着一对母子,母亲温婉和善,少年郎正值风华,邻人与之皆相友乐。


不久后,一户新的人家搬到了城东。


那是一位以纱覆面的年轻女子,她身怀六甲,足不出户,从没有人见过她面纱之下奸诈而扭曲的面貌。她在夜间出行,犹如一只过街小鼠,生怕被人看穿她那叵测的居心。


“我的孩子,也一定要如他一般夺目动人。”她摩挲着自己鼓起的腹部,针缩的眼瞳紧盯着不远处那位面如冠玉的少年,视线仔细地扫过他每一寸衣袍,即使夜色再深、月光再亮,也掩盖不住那贪婪的幽光。


她以为这样日复一日的窥伺会稍有成效,哪料生产那天,竟育出了个容貌粗鄙平凡的畸形儿!


“废物!你这个废物!!”她凄厉地尖叫、狂吠,把所触之物统统砸到了女儿身上。


她哪里甘心,于是便费尽心机地将女儿打扮成了城西那位公子的样子。一模一样的发冠、衣袍、玉带,就连言行吐字,都要仿得别无二致。


可她的孩子,到底是个女儿,哪里能像个男子。


可她自己,到底是个小人,哪里能像个真君子!


于是街坊邻里将她母女二人大作笑谈,称其东施效颦,学不来西施的半分姿色。


她怨怼地瞪视邻人。但无论再怎么不甘,女孩儿还是在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,并逐渐变成了一位少女。


她在一片迷蒙晨光里恍惚地注视着她的女儿。


已经,是个大姑娘了啊……


那天晚上,她急匆匆地出了门,淋了一身血雨,在女儿惊愕的目光下,将一个人,拖回了屋子。


是城西的那位公子。


她取出针线,柔和地笑了起来,然后对女儿说:“这次,就能真的相像了。”


……你会是最美的。


她俯身,指尖缓缓描摹少年的轮廓,自剑眉星眸游移到英挺的鼻梁,最后停顿在他饱满鲜红的唇上。


“不……我不要!!”女儿捂着嘴拼命后退,“娘、娘亲……我并非男子啊!”


“没关系的,只要好看就够了,谁在乎那些。”她扯着扭曲的笑容,安抚道。


“真的吗……”女儿犹豫了。


“当然了,”她笃定地说,“高尚的人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,旁人在乎的,无非就是你的脸。”


她的女儿终究不愧是她的女儿,在名利的诱惑下,颔首应允。


女人把刀抵在少年脸上,瞪大双眼,厉声大笑。


少年纹丝不动,只是冷漠地看着要将他残害的这个女人。即使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,即使锋利的刀尖划破了他的脸颊,甚至砍下他的耳鼻、挖去他的眼睛,他也一动不动。


女人将夺来的眼睛、鼻子和嘴巴,统统安在了自己女儿的脸上,她激动地一针一线缝合着,然后发出了惊喜的叫声。


伴随着这声怪叫,房门砰的一声被推了开来,少年的母亲闯进屋子,纵身扑到了少年身前,她抖着双手将血肉模糊的少年搂进怀里,泪水扑簌簌地落了下来。


“母亲,我不疼。”


少年的母亲抬起头,她的脸上还带着一贯的淡笑,她凝视着那对卑鄙自私的母女,不卑不亢,一字一顿地说:“恶有恶报,你们什么也拿不走,相反,天道会让你们失去更多的东西。”


“让它来呀,我等着。”女子猖狂地冷笑起来,带着女儿——她的杰作,拂袖而去。


她们搬离了旧城,又定居在不远的市井,自那之后,她再也不戴面纱,而是日日高昂着头,像一只斗胜的野鸡,姿态骄矜地游荡街前。


“你要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深情,并且动人心弦。”她对自己的女儿叮嘱道。


一朵染了血的桃花递到少女眼前,少女认出了它。


那是她的母亲不惜开膛破肚 也要从城西那位公子胸膛里掏出来的桃花。


“你喜欢吗?”女人问道。


她的女儿点点头,露出少女常有的甜笑:“我想要它。”


于是从此之后,她有了名字,读起来深情,也可笑。


大家都叫她: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。


她们母女逐渐出了名,无数人为了一睹少女的芳容千里迢迢寻来此处,一掷千金,只求佳人一笑。这些人只图美色,对于知情人说出来的那些苦心苦胆的劝告和真相,他们毫不在乎,也根本不在意这一副绝代姿容,是活生生从别人脸上揭下来的。


他们说,好看就够了。


呜呼哀哉!群情悲愤。


见此情形,这对母女愈发骄纵自大,她们四处招摇,竟也赚了个盆满钵盈。


天理何在?


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,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?!


非也,非也。


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
又不知从何开始,责骂之声越来越多,邻人厌恶的目光包围了她们。


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对女子说:不论乡野市井,只要你在这天地之间,你就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之鼠!


“母亲,我的脸好像要掉下来了……”少女恐惧地对女子说道。


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他们才不在乎呢!”她的母亲如坐针毡,嘴里不停念叨着胡话。


少女沉默了,她的脸隐隐作痛,痛到连一个笑容都挤不出来了。


她的母亲呵斥她,连客人都不能讨好,还怎么赚钱!


她难耐之下跑进林间,崩溃大叫:我的脸要烂掉了!!!


这个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——“那不属于你,它是你偷来的。”


来者何人?


冤亲债主。


形容清俊的少年从繁茂的桃花树上一跃而下,他步履从容,手提刀剑,直指恶人的面门!


他丝毫未变,还是那般俊美、高傲,昔日的掠夺和残害没有使他变得卑微,现在看来,反而是那样的遥不可及。


“明明是一样的脸……为什么还是大不相同呢……”少女看呆了,她瘫坐在地上,迷惑地抬起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……


她摸到了一片溃烂。


嘶哑的尖叫响彻了整片桃花林。


少年一步步逼近了她——


“我不屑要你带走的任何东西,美名也好,钱财也罢。”


“但是。”


“把桃花还我。”


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,你欠下的“桃花”债,也该还给桃花债了。』


最后的最后,他寻回了自己的花。


END.


吐槽者:意慕沧澜
2017.8.7   23:16
本文为ssss扑街助威,注明原作随意转载。
虽然应该没什么人在意2333

评论

热度(268)

  1. 慕前前意慕沧澜 转载了此文字